铿锵玫瑰

像一只杂乱的虫子 

连落脚的角落也找不到

像多余的 不愿自落 老旧的  死皮

迟早被人凌迟 处决掉 

带着一身的虚无 

我知道 血还在流  肺还在呼吸

我错了  呼吸 这是的假象

神经调节 反射 反射弧原来已经不在

我问那个浓眉大眼凶神恶煞长相特殊穿着盔甲的门卫

原来这是守人魂魄的地方

我说 大哥 我对这世间过敏 没有魂魄就会死  

我们搏斗吧  要么我魂飞魄散 肉魄永不相见 

要么你将成为 你的过去我的将来



评论
热度(2)

© 堂吉诃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