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身体,白色的山丘,白色的大腿,

你委身于我的姿态就像这世界

我粗犷的农人的身体挖掘着你,

并且让儿子自大地深处跃出。

我曾孤单如隧道。群鸟飞离我身,

而夜以其强大的侵袭攻占了我。

为了存活,我锻造你如一件武器,

如我弓上之箭,如我弹弓上的石头。

但报复的时刻已到临,而我爱你。

肌肤的身体,苔藓的身体,贪婪而坚实之奶汁的身体。

啊,乳房之杯!啊,迷离的双眼!

啊,阴部的玫瑰!啊,你缓慢而悲哀的声音!

我的女人的身体,我将固守你的美,

我的渴望,我无尽的苦恼,我游移不定的路!

流动着永恒的渴望,继之以疲惫,

继之以无穷苦痛的黑暗的河床。

                                   记于201508301209练

评论

© 堂吉诃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