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拿把旧钥匙,敲着厚厚的墙。

在短时间内犯遍会犯的错误 尝尽苦难

Perhaps.L.:

入此地者应该抛弃一切希望。
——《神曲》

《霍乱时期的爱情》是第一本我不敢一口气读完的小说。太现实,同时又太荒诞。是的,美好简单地近乎荒诞。

而我深知,所谓简单,并不是肤浅的一眼就能被看穿。

特兰西多·阿里萨对儿子说 : “趁年轻,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尽力去偿遍所有痛苦。”
这行字给莫名给我勇气,却突然不敢继续读下去,担心这份勇气是空穴来风,最后不知所终,成为我依旧幼稚的证据。

费尔明娜·达萨听到预言者说:“从此再没有任何事物能阻碍你拥有幸福的婚姻”时,无比安然,因为她当时并不明白,其实那个人并不一定是自己当下所爱:那个名叫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的,很丑、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少年。

我们都曾是费尔明娜,单纯热烈、奋不顾身地投入到自己的幻想之中。如飞蛾一般,也许所见明亮不过是一只昏暗的灯泡,也依旧一遍遍扑过去,恨不能焚羽成灰。如造梦师一般,也许此生所见不过是古朴的池塘和小磨坊,却在梦中费心营造出壮阔的大海和布达拉。
我们一度乐此不疲。

可是,后来呢?心里的费尔明娜可还安好?

泰戈尔说,寂静在喧嚣里低头不语,沉默在黑夜里与目光结交,于是,我们看错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

于是,爱情也是这样一个世界吧。

翻看和丫头的聊天记录,蓦然失神。她说 : 毕竟,他那么多的喜怒哀乐,都是为了你。常常上一秒还在数落你在Mr.A面前的卑微,下一秒就为你找到很多理由。
终究辜负了太多深情,终究结下了太多恩怨。

《花样年华》里张曼玉问梁朝伟:“如果当时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带我一起走?” ;《一代宗师》里梁朝伟对章子怡说:“你我之间本就没有恩怨,有的只是一段缘分。” ;《阿飞正传》里张国荣对刘德华说 : “如果你见到她,告诉她我都忘了。”

我看不懂王家卫的片子,但常常被他感动。那些古旧的胶片上印着优雅的镜头和时光,他榨压演员的个性来将角色演绎的淋漓尽致,他把每个时代的“世界”诠释的恰到好处,你眼中王家卫营造的世界,便是你自己的本心。

那么,为何我心中的爱情,从来不是在任何一部电影或者小说能找到的?

年轻人,这水可深呢。入此地者应该抛弃一切希望。瞧,这是地狱门前隽刻的箴言。

你可愿随着自己的初心,反反复复撞了南墙或者北墙,试探出一个距离?那个距离里,是快意恩仇的江湖,是爱恨随心的自由,是炙热或者寒冷的纯粹光影。

纵使青春留不住,纵使青春留不住。

评论
热度(182)

© 堂吉诃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