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知道

边城诗社:

文/佚名


如果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看着你


我会再吻一次你苍老的眼角和皱纹


如果我知道身旁低低浅浅的啜泣都是真的


我会任凭我的泪滴落在你的手心


如果我知道这是你最后一次听见我的声音


我会伏在你的耳边偷偷告诉你那句我从未对你说出的话


如果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也是最后一次离开你


我会拥抱你瘦小的身躯紧紧再紧紧



可我知道


这是我与你轨道交汇的最后几分钟了


那条小巷从记忆中褪色,走过的春秋雨雪凋零


任凭泪水滂沱


我没有回头

假如你是我的爱人

边城诗社:

青慕:




文/ 青慕


在茫茫的人海里
我从数十亿同类中遇到了你
你不必惊讶我的眼神
那是我从未有过的坚定


在漫长的岁月里
我将以爱待神灵一般爱待你
你不必怀疑我的诚意
那是我从未有过的真心


在沉静的夜晚里
我徒手抚摸你赤裸的肉体
你不必担心我的目的
那是我从未有过的纯净


在今后的日子里
我在你琐碎的唠叨里老去
你不必担心我的身体
有了你我比谁都渴望长命百岁


 
 


  




雷阵雨

仓巴:

天空中是饱满的雷电。


总在傍晚时分,


一股鲜花怒放的气息,


连人的呼吸都惊扰。


急促的水落下,


那么一刻,


似是要把城市变成海洋。


我期盼,


闪电能够贯穿天地,


把所有熟睡的人叫醒。


然而,彩虹滑落


像开玩笑的天体主义者。

代沟

仓巴:

我不是第一个认识你的人


也不是最后一个,我说我理解你


其实我看到的是自己


我们都把自己交给未知


我们的舌头比石头还坚硬


我们把尾巴举过头顶


我们顽固的鄙视别人


我们装作读得懂心灵


我们认为黄昏时天空是绿色


我们对着树木低语


我们守护者白银和钻石


我们躺在床上努力使自己背对着天空


我们出生在不同的世界


我们拥有着不一样的光明



我握着你,而不是你的手叹息

从前慢

懂了

边城诗社:

作者:木心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

知错

但最后都是对的

边城诗社:

文/墨水


喝错了你的汽水
买错了单

打错了你的号码
约错了时间

买错了你的尺寸
输错了密码

看错了你的背影
说错了话

叫错了你的名字
认错了人

于是
我喝错了她的汽水
买错了单

我打通了你的号码
约成你的时间

买成了你的尺寸
输你的密码

看成了你的名字
认成了你

可我一直未知错

戏子 席慕蓉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读书、电影、音乐:

请不要相信我的美丽
也不要相信我的爱情
在涂满了油彩的面容之下
我有的是颗戏子的心

所以 请千万不要
不要把我的悲哀当真
也别随着我的表演心碎
亲爱的朋友 今生今世
我只是个戏子
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
流着自己的泪

春之殇

羊草甸:


——愿天堂没有痛苦
       愿生者不再哀伤

清早手机报,惊闻
暴徒一伙在昆明火车站
售票厅到奔牛像几十米
齐刷刷雪亮亮,亮出
同胞砍我手足斫我同胞
惊魂失措的人群无辜
成待宰的羔羊横卧在血泊
一刀再一刀,分不清
血与泪,痛与悲
利刃之上,一切俱下

急忙打开电脑,详看
不见刀光,不见呼喊
昆明站已复归了平静
镜头采我,凌乱记我
滚动的新闻,甫定的灵魂
满地的血迹还哽咽着昨夜的忧伤
满街的荷枪实弹延续着今日的紧张
一排排整齐的旅行包在等待
也许这却是一次永恒的旅行

2014.3.4于东北师大图书馆

初忆

你是我一首在冬天被捡到的冻伤的诗歌

子寒:

给一网络好友

雨滴垂湿我的睫毛
我吹进风里
风淋在雨里
而聪明的你
要躲进我冰凉的围脖
避一夏的暑
冰淇淋是被我请进夏天的
爱流泪的公主
你是我一首在冬天捡到的
被冻伤的诗歌
你说 我们都一样
都是被上苍种在人间的伤口
代替整个世界  受刑
我在水泊中复活
走向北方的荒岗
你站立的地方
在大雨中纺织破碎的日子
成一段千年绮梦
有关你我

2013-7-9

林墨含:诗歌与失人:

你端坐于夜雨无言


空荡荡的头颅


眼睛投向另一双眼睛



风瓜分杂乱无章的树枝


等待一朵花开的迟迟未到


一堆湿透的柴火诉说遗言


一生的灰烬陷落春水苦海


这雨夜明朗,涉水无法触及



无法触及的明朗不是太阳


是无法触及的心待嫁闺中


词汇穿透诗集


生活却囚困于自我


换一匹老马,识途病毙



©林墨含


2014年2月28日 长沙岳麓山下


微信公众订阅号:mohanlive

再会

还有没来得及说的秘密 爱太轻

边城诗社:

文/青青子佩


佛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一次擦肩而过


那可否容许我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此刻、顿悟



那些消失了的、被怀念的人随风而去


阴时悲伤,晴时斑驳


无法、挽留



微风抹过泥土的夜晚


他偷袭,扎进我的脑海里


未眠,钟鸣



我摸搓着掌心最后为生命奢望
盼点滴过往笔下成行


情深,缘浅



何以将就?

4点17分的夜

泪 绷

边城诗社:

文/A she


我醒的时候


这座城还在睡着



临窗而立是我


除了风我看不见任何


冬季的初晨


我以为我可以看见远处豆灯亦或星火


夜没有轮廓  你没有轮廓



而我只是在想你


在你看不见我的时刻  在你遗忘我的时刻  在你寂静沉默的时刻


深深想你



怕也就只有此时


4点17分的夜


又或者 清晨



伪装

还没找到他就把自己丢了

边城诗社:

文/安今墨:



我穿不来伪装


但愿你看懂


我的心伤


你把我带到雪地


我看见一片红


你说那是我心原来的颜色


后来雪化了


红色消失



我穿不来伪装


你帮我褪了它


拥你入怀


嗅着发梢清香


我穿不来伪装



我想一个人


懂我的心伤


卸下伪装



© 堂吉诃德 | Powered by LOFTER